總瀏覽量

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我是有錢人」迷思459》政府管不了保險公司頻頻出事,保戶只能靠方法自力救濟!

323日,保安定基金正式售幸福及國寶經過3段的流標下最後在議價階段由泰人壽,以「付金303元」,下幸福及國寶全案預計8月交割
為讓這兩問題壽險標脫金管除比照國華予得長達20年的行政接手問題公司的RBC因接手問題公司而下滑)外提供以下四死差和利差益互抵後可放入主的利差損問題將獲得改善宣告利率加可比其他同推出更具有競爭力的保有利競爭海外投特定目增加間長達5
當天,金管會還特別發出新聞稿指出,這次賠付金額是依保險法第143條之1及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11條規定,將由保險業所提撥之安定基金及金融業所繳交營業稅之2%支應,符合「取之於金融業,用之於金融業」原則。
而為了強化保險業退場處理機制,金管會也表示已完成保險法修正,納入「立即糾正措施」,並經總統於104.2.4公布,將自105年起實施,可讓主管機關在處理問題保險公司發生虧損初期,在淨值為正時即介入處理,未來將不再需要使用公帑處理問題保險公司。
此外,由於在標售前,有許多人抗議政府用人民的錢,來「搶救國民黨高利率保單」,所以,金管會除了發言強調:「幸福人已於95年由中央投公司移等人迄今已超8公司一般保公司屬國黨黨營亦非黨產且保戶來一般保公司無異」。
所以,面對一次次的保險公司爛攤子頻傳,筆者想先與讀者們分享以下的看法與心得:
首先,雖然對於過去這些被接手公司的保戶而言,政府每到最後一關,總是「心軟(當然,與其說是「心軟」,不如說是因為錢,並非出自這些公務員們自己的口袋裡而「不心疼」)」之下,拿保險安定基金的錢去補貼。
外表看起來,幸福與國寶保戶的所有資產,都獲得了「全額」的確保,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由於保戶的權益最終仍獲得100%的確保,所以「購買儲蓄險才是王道」的做法,似乎也進一步地獲得了證實。
依據保險法的規定,這筆賠付的錢,是由保險安定基金來負責(費率是按全體壽險業總保費收入的千分之一來提撥),錢不夠時才用「向銀行舉債」的方式借錢。然而,上一次國華人壽標售時,安定基金就因為錢不夠,向銀行借款570億元來支付。若加上這一次的303億元,總共高達873億元。
但不要忘了,2014年全年壽險總收入2.6安定基金一年也不26元左右800元的單單不算利息也至少要33年的時間才「還得完」。
也就是說,保險安定基金所賠付的這筆帳,不但將分毫回到全體購買保單的所有保戶身上;假設基金償還不了,恐怕最終還是要動用全體納稅人的稅金去彌補。
所以,若要說原國華、幸福與國寶人壽的保戶,可以心滿意足地「完全得利、毫無付出」,恐怕也是過於自欺欺人的一種說法。更重要的是:保費繳得越多,分攤這些爛攤子的債務也就越多。以同樣保額所對應的保費來看,儲蓄險高於終身型險種,又更高於定期險。
其次,RBC是挑選保險公司財務安全上,很重要的標準。只不過,由於金管會給予接手公司更多的優惠,有可能讓保險公司的財務更加不易為外人所熟知,並讓問題再延後多年才可能「曝光」。有可能讓保戶,失去的該有的風險意識。
正如25日的媒體所言,由於國泰金旗下,資產規模佔合併資產2/3的國泰人壽,標下兩家問題壽險公司國寶與幸福,信用評等將面臨下調壓力。報紙引述中華信評金融服務評等部副總裁范維華指出,國泰人壽過去幾季的外匯風險已經升高,沒有避險的外匯部位,占總保單的負債比率已經超過10%,加上標下的兩家壽險公司淨值均為負數,這項購併行動,可能會對國壽的信用結構造成壓力。
因此,中華信評對國壽的資本與獲利能力,可能因為得標而被削弱的看法,並不會因為國寶與幸福的規模較小,以及金管會可能給國壽部分死利差互抵準備,由負債列記為淨值的彈性空間,而有所改變。
如果這樣的降評動作成真,雖然可能影響最大的,是短期的資本與獲利能力,但也將一定程度地顯示:不但原幸福與國寶的保戶無法放心,恐怕連國壽的原保戶都要開始擔心。
其實筆者私下曾有個想法:未來金管會除了下重手,將所有出問題保險公司的儲蓄險,一律排除在接手之列外。否則,只會更助漲保險公司「只為短期獲利,還繼續用高保費的儲蓄險去『吸金』」,並且在出事之後,把問題丟給政府與全民去解決。
這是因為現有「主管機關將可在保險公司發生虧損初期,就介入處理」的新制度,根本不可能杜絕再一個國華、國寶與幸福的被接手。同時,更不可能真正導正國人「保險應該是提供保障,而不是當做『儲蓄』」的錯誤觀念。
不過,以上這種「用凶狠的手段,斬斷保險公司,甚至銷售銀行財路」的想法,根本無法見容於各金融機構及監理單位。所以,對於廣大想藉由保險來「移轉風險」的保戶來說,筆者想藉此機會,提供以下四點務實的建議:
一、除了要搭附約時,適合買終身壽險外,其餘都以定期險為購買原則。當然,終身型保單很多種,但只有終身壽險有保價金,就算覺得保費繳不下去了,至少還可以「減額繳清」,保障也持續存在(當然,關於「減額繳清」之後,附約是否還能持續有效,各家公司的不同保單做法不同,保戶最好在購買前,就要仔細確認)。
定期險的優點除了保費便宜、可以買到更高的保障(且保險安定基金的資金來源,是保戶所繳保費的千分之一,而定期險的保費遠低於終身型、還本型與儲蓄型保險)外,最主要是未來就算保險公司有任何問題、想要解約或不買了,至少不會陷入「進退不得(沒能力繼續繳下去,但不繳,前面的繳費就全都白廢了,且就差個幾年繳費期滿,保障就有終身)」的窘境。
二、不管是投資股票,或是購買保單,切記一定不要買「以『終身型、還本型或儲蓄險』為大宗的保險公司」。這裡面的理由有二,首先,國內現有的保險公司,全都經歷過之前高預定利率時代。所以,凡是賣這類商品越多的公司,其「利差損」的風險就越高。
其次,「只買定期險」的做法,也可以逼使保險公司回歸「保險」的正軌,負起它們本該提供的「風險移轉」功能,而不是拿了保戶的一大筆錢,去炒房地產與股票,甚至有可能提供了不肖大股東,更佳的「掏空」公司資產機會(或是「經營不善」這個漂亮的理由)。
三、如果要買保險,千萬不要忘了再加買一個「保險」。這句話看起來有點「繞口令」,但簡單來說,就是保戶所買的保險,千萬不要只集中一家。其理由,不完全是因為「擔心保險公司倒閉」的原因,而是「不同公司的核保、理賠政策與寬鬆、難易程度不同」之下,至少不會落得個「全不理賠」的窘境。
四、永遠不要只把「買保險」,當做移轉風險的唯一途徑。特別是無法完全放棄終身型險種銷售模式的保險公司,在面對的是一個起伏動盪激烈的金融市場,以及人類活得更長壽的風險之下,恐怕連自己都「難保」,又如何能提供云云眾生長長久久的保障?

《免責聲明》本專欄所提供之資訊,均由作者自行蒐集並撰寫完成,所有觀點僅為個人對市場的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勸誘或建議。若有引用數字及相關計算,均已力求精確,惟不保證其正確性,也不作為任何投保或購買的建議,對此不負任何法律上的責任。另外,本專欄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李雪雯的健康財富百寶箱》https://www.facebook.com/wealthnotes(若讀者有相關投資理財問題,也歡迎在此專欄或以上粉絲團留言,個人將盡力、盡速回覆)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我是有錢人迷思458》聯準會不升息,除了美元資產,你還能投資什麼?

19日台北凌晨兩點,一如預期,聯準會主席葉倫在會議記錄中刪除了「耐心」兩個字,但卻特別強調「此舉並不代表『缺乏耐心』或『立刻升息』,並且重申升息標準仍將依據『失業率』與『通膨率2%』的目標」。
說來也許很瘋狂,單單這兩個字,卻讓之前的全球金融市場為之大幅起伏震盪。僅僅是上週,因為市場擔憂升息,再加上全球經濟沉悶,10日的美國股市賣壓慘重,投資人爭相出場,尋求安全處所,造成道瓊工業平均指數大跌333點,創下5個月來的最大跌幅。
之後在14日,美元指數最高來到100.33,是12年來首次收在100以上。美元的升值也加深美國跨國企業獲利的疑慮,進一步拖累美股三大指數的周線收黑。道瓊工業指數與S&P 500指數上周分別走跌0.6%0.9%(已連三周周線下挫),納斯達克指數周線則下跌1.1%
但才相隔不到兩天,16受企業併購交易鼓舞,加上最新經濟數據不如預期使投資人重新評估美國可能升息的時機,美股三大指數又在收盤勁揚超過1%,標普500指數更是創下23日以來的最大漲幅。此外,歐股也延續美股的漲勢,德股更是站上12,000點的歷史新高
市場上認為,多年來聯準會似乎一直用字斟句酌的政策聲明,來引導市場對短期利率水平和方向的預期,並將這種做法當成一種政策工具來用,希望用許諾未來的方式影響當前的其他信貸成本,例如房貸或車貸的長期利率。然而,一旦聯準會放棄的「耐心」這兩個字,卻可能是給金融市場注入更多的不確定性。
但在聯準會拿掉「耐心」兩個字,卻明白表示升息標準之後。又立刻造一波美股的急拉。道瓊工業指數從盤初的大跌150點回漲,一度大漲197點至18,046點。
同時,美元指數也一度跌1.5%98.093,進而推升商品價格。倫敦布侖特原油5月期貨一大肚漲4.4%至美桶55.85美元,西德州輕原油4月期貨漲2.6%44.59美元,紐約黃金現貨漲1.2%到每英兩1,166.31美元。
回到本文一開頭關於「聯準會是否有可能升息」的預期,從經濟基本面來看,美國似乎並沒有「不得不升息」的理由。特別是當全球各國都在競相透過貨幣的貶值之際,更突顯出美國(元)已處於「相對升息(值)」的境界。
這是拜持續走低油價之賜,多少也能夠讓聯準會「透過升息而抑制通膨」的念頭大打折扣。因為根據《CNBC》引用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經濟學家Derrick Kam的說法,如果亞洲國家出口需求依舊疲軟,政策官員就必須想辦法避免通縮和振興內需,因此他預期未來幾個月,亞洲多國都將再進一步寬鬆。
更何況如果美國政府與企業們,非常擔心美國會因為美元過度升值,而斲傷了好不容易恢復的經濟榮景,就更沒有理由在現階段透過「升息」這樣的「火上加油」作法。
CNBC》的記者Bob Pisani曾在11日撰文指出,他發現美股成分企業今年第一及第二季的獲利預估已轉為負成長。根據S&P Capital IQ所提供的資料顯示,目前這兩季企業獲利預期分別將較一年前下滑 2.6% 1.8%,全年成長也估計僅 1.1%
因此,如果美元繼續飆漲,美股企業今年獲利恐怕會零成長。Pisani更直指,之前市場上已持續流傳這樣的預估:強勢美元預估將令美股企業今年獲利及/或營收,減少1%~4%
而彭博社所引述美銀美林駐紐約的全球利率和外匯部門主管David Woo也表示,美元升值帶來的壓力可能會擾亂新興市場、打壓美國股市,並且抑制大宗商品的價格。他認為首先,美元升值幅度越大,投資者逃離發展中國家的可能性越大。而這,將使發展中國家的美元借貸成本上升,破壞已經不穩定的經濟增長前景。
其次,由於國際大宗商品都是以美元來計價,當美元匯率越高時,油價的下行壓力越大。最後,美元升值將開始損及美國國內企業,因為美國公司的利潤有40%來自海外。
此外,也有不少分析師與專家等,都提出美國不可能升息的理由。例如美銀美林的統計顯示,自雷曼兄弟倒閉以來,全球央行降息合計多達558次。所以,即使美聯儲只是穩步小幅加息,也會讓全球金融系統發生重大變化,且這樣的變化將使美元匯率「急劇上漲」。
例如媒體引述資產規模達到1650億美元的對沖基金集團Bridgewater創始人雷.戴利奧(Ray Dalio),在一份寫給客戶與追隨者的備忘錄中表示,他正避免對金融市場大筆押注,原因是擔心意料之中的美聯儲政策轉變,可能帶來戲劇性的意外後果。
甚至連前債券基金巨擘PIMCO(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執行長埃利安 Mohamed El-Erian)也乾脆露骨地預期,就算美國聯準會本週的最新貨幣政策聲明中,刪除掉「耐心」一詞,但還是會運用其他文字,「偷渡」升息速度不會如投資人想像快的訊息。
所以,如果實務面根本沒有「升息」的可能空間與理由,那麼,聯準會的升息說法,是不是有可能只是一個引誘「敵人入蠱」的煙霧彈?!且如果聯準會「升息說」只是一個幌子,也就是根本沒有要真正「升息」,或是給外界一個「升息有可能傷害經濟」的假象,而只是想利用市場的耳語,形成一場投資心理戰,那麼,不管是美元升值或升息,聯準會這一陣子以來的所有鋪陳內容,恐怕將不會是金融與經濟上的考量,而變成是一個「政治」問題。
當然,由於世界各國央行總裁,是唯一具有「說謊」權利的人。筆者跟大多數分析師的看法相同:單從經濟基本面來看,除非美國經濟景氣不錯、失業率下降到完美的數字,且真有通膨的疑慮。否則,要在世界各國普遍採取寬鬆措施,美國相對處於「升息」狀態之下,升息的機率應該不會太大。簡單來說,除非是政治而非經濟考量,或是美元走弱、石油、大宗商品價格又再度翻高,要看到美國升息,恐怕是比較難的一件事。
所以,不論聯準會是否有進一步升息的打算或做法,投資人的日子也還是要過下去。且更為重要的是:負利率即將成為金融市場的新常態,恐怕帶給廣大投資人的重要性,並不亞於或者更大於聯準會的升息可能。
根據荷蘭銀行(ABN Amro)的統計,歐元區國家發行的大約價值1.75萬億美元的債券,當前的收益率為負。其中,瑞士、荷蘭、法國、比利時、芬蘭,甚至面臨艱巨財政困難的義大利,發行的債券也都是負利率。
另外《CNBC》引述高盛(Goldman Sachs)的分析師 Francesco Garzarelli就表示,負殖利率可能會對經濟造成反效果。他認為某些區塊的人口將因此感到更窮更沒有安全感,而在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下,負利率未必能促進消費以及借貸,反而可能使民眾增加預防性的儲蓄,並影響經濟復甦速度。
這話雖有幾分的道理,但筆者認為,「負利率」的心理層面影響,將是所有關心未來市場趨勢發展的投資人,最該重視的問題。簡單來說,負利率所代表的,是投資人只關心「安全」,而逐漸把「獲利」擺在次要地位。
當投資人都義無反顧地將大筆資金,投入到「負利率」的標的之上,就可看出投資人對於金融市場的風險,已經到了極度恐慌的地步。因此,當市場裡有一個既安全,又能提供固定收益的標的,就會受到廣大投資人的青睞。
儘管West Shore Funds 首席全球策略師、《貨幣戰爭》作者 Jim Rickards 表示,新興國家開始擺脫美元、改用本幣進行雙邊貿易,將成為未來的趨勢,將會嚴重影響美元的霸主地位。但正如同最近筆者所看的一本好書-《美元,不得已的避險天堂》裡所說:就算貿易上,有許多國家會用非美元以外的貨幣來進行結算;但若要說到「安全性最高的貨幣」,還是非美元莫屬。
該書作者Eswar S. Prasad特別強調,政治確定、穩健的法律基礎、規模龐大等因素,是成為全球資金安全避風港的重要關鍵。而在每一次金融危機之後,都讓世界各國的央行繃緊神經,並且累積更多的外匯準備,以避免自己國家的貨幣及經濟受到重擊。
目前,雖然除了美國以外的國家,都履次嚐試想將外匯準備,移往非美元資產,但是,在全世界沒有一個資產能提供更大的規模與安全感(符合政治穩定、法制清明的定義)之下,就算是最近頻頻被市場點名,可能會繼美元、歐元、日圓及英鎊之後,第五個列入國際貨幣基金「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的人民幣,或是被各國央行列為外匯儲備之一的黃金,都很難撼動美元現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因此,如果美國將是全球資金最安全去處,且短時間這樣的趨勢不會輕易改變。那麼,美股與美債恐怕仍將是現階段,或是在可預見的未來,投資人最核心的投資標的。
就算中間會出現較大的跌幅,甚至可能出現如2008/2009年一樣的金融風暴,但最終,由於全球欠缺一個更佳的資金避風港,投資人反倒更該採取「越大跌越要進場」的方式與策略!
更何況,儘管美元過去八個月的上漲速度,是40年來之最。但《TradingAnalysis.com》分析師Todd Gordon仍根據技術分析走勢圖「幾無阻力」的情況來看,預料美元還有10%的漲幅。匯差加上投資收益,將可為投資人帶來更高的報酬。
至於次一個筆者看好的市場,則是德股與德債。儘管德股已經創下歷史新高,且德債還有負利率的問題。但筆者認為,大型機構法人都相當精明,如果資產風險性太高,怎麼還可能受到它們的持續青睞?投資人唯一要考慮的是:目前國內直接且單一投資德股與德債的標的畢竟不多(除了德股ETF之外,其餘股票與債券型基金,都不是「純粹」投資於德國一地)。
最後談一下許多人詢問的人民幣或大陸股市,由於單純的定存獲利不高,且還有匯兌的風險可能吃掉利息收益,所以,筆者向來就不主張投資人只做外幣定存。因此,與人民幣定存相比,筆者寧可建議購買大陸股市的ETF

理由除了從技術面來看,陸股之前有長達6年左右的打底階段外,由於大陸打貪與房地產價格的下跌,經濟成長率在2014年創下24年來最慢的成長率,可望進一步推出更寬鬆的政策之下,陸股極有可能成為吸引外資的唯一亮點(以201411月,大陸人行兩年來首次降息為例,就使得中國股市在次月大漲 26%)。當然,由於個股選股不易,再加上指數已從底部上漲一大波段,所以,建議投資大陸股市以ETF為主,並且要避免「追高」。


*本篇文章版權所有,轉載請註名出處

《免責聲明》本專欄所提供之資訊,均由作者自行蒐集並撰寫完成,所有觀點僅為個人對市場的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勸誘或建議。若有引用數字及相關計算,均已力求精確,惟不保證其正確性,也不作為任何投保或購買的建議,對此不負任何法律上的責任。另外,本專欄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李雪雯的健康財富百寶箱》https://www.facebook.com/wealthnotes(若讀者有相關投資理財問題,也歡迎在此專欄或以上粉絲團留言,個人將盡力、盡速回覆)